党建工作
首页» 党建工作» 党史回顾
 

党的历史发展与党史工作

作者:         发布日期:2007-11-11     浏览次数:

      党史研究,在通常人们的理解中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党史研究是指自从有了专业的党史研究部门之后这个部门的工作。广义的党史研究是指党的“一把手”亲自领导亲自做的党史研究。事实上,科学意义上的党史工作指的是后一种意义上的党史工作,或者说是在党的“一把手”亲自领导下的众多领导骨干参与的与一定的专业部门相结合的党史研究工作。只有这种党史研究才能与党的实践血肉相连,成为党的生命中不可分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正是我们党的历史上党史工作的真实面貌。党史研究工作始终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我们党一项很重要的思想工作和理论工作。党史工作是与党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的一项工作。比如党的历史上两次历史决议的作出,都是在党的领导集体核心的直接领导下进行和完成的。这两次历史决议的形成,都空前地统一了全党思想,带来了革命和建设局面的空前发展。对党的历史经验的总结,是党的理论的重要来源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从事党的历史研究的部门是党的一个重要的意识形态部门,是捍卫党的理论、加强党的建设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阵地。
    虽然同其他任何事物一样,党从诞生那天起就开始了他的历史。但是作为党史研究这项工作来说,其意义和状态会因党存在的历史长短、与党所处的历史环境的不同而不同。在党刚刚诞生的一段时期内,由于党诞生的历史短,规模小,且由于亲历者都在,专业的党史工作存在的迫切性还不强。但随着党的队伍的扩大、实践的丰富、领导集体的更迭、历史时期的延续,对党的历史进行正确的总结则日益成为必要,并且成为一个党能否随着历史发展而不断进步的重要因素,在许多情况下,成为制约党的发展甚至决定其生死存亡的关键。党的历史上两次历史决议的产生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党的第一次历史决议作出后,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走过了中华民族历史中最为辉煌壮烈的时期,使中国发生了历史上最为激烈、巨大而又深刻的变革。当急风暴雨般的战场硝烟消散之后,当我们把急风暴雨式的方法运用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并遭到挫折之时,我们党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新科技革命的兴起,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经济特别是发达国家经济的发展,而在国内,由于自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以后党在指导思想上发生的“左”的错误的不断发展直至导致“文化大革命”,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我们党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正是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邓小平以他对党的历史的深刻思考,领导全党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使党走过了一段长期的颠簸和痛苦之后重新走人坦途和激扬之中。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以邓小平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深切地感到应该加强我们党的历史的研究,不但要把我们党的历史发展过程搞清楚(当然包括地方党组织),还要把我们党的历史经验总结出来,要写出一部科学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以对历史有个交待,以统一全党的认识,以指导和帮助党更好地走向未来,以有益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对人类历史作出我们党的科学贡献。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指出,这是一项紧迫的任务,要趁着老一辈革命家还健在,抓紧抢救活资料。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980年中央相继成立了中央党史委员会,中央党史编审委员会,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1982年,在中央书记处下还专门成立了党史工作小组。从此,在全党范围内掀起了一个空前的搜集、征集、抢救党史资料,学习、研究党的历史的高潮。党的历史资料的征集和研究,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在这样的广度和深度上成为全党的自觉行动。
    这次全党范围内对党的历史及其资料的大征集、大学习、大研究,在党的历史研究上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为写出一本科学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奠定了重要基础。同时,它也为新时期以至新世纪党的历史研究工作奠定了一个重要基础,对以后的党史研究工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是一次在特殊历史背景下全党范围内对党史及其资料的大征集、大学习、大研究,是党的历史上党史研究的一次成功实践。这次大征集、大学习、大研究的实践,给了我们许多深刻的启示,这些启示都是应当总结的。
    这次对党史及其资料的大征集、大学习、大研究,是在中央高度重视的情况下开展起来的。历史发展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证明,编写一部科学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已经成为一项迫切任务。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叶剑英、陈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提出了这项任务,但直至党的卜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项工作才真正列入议程。这一时期的党史工作是在中央(包括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胡耀邦)强有力的领导下进行的,因而党的历史上过去的许多疑难问题基本上都搞清楚了,取得了党自建立以来党史研究的最大成果。
    新时期的党史研究工作以1993年的机构改革为界限,分为前后两个阶段(而以2001年“七一”前江泽民主持中央常委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简史》和“七一”讲话、全国党史主任会议为标志,则新时期的党史研究工作又进入了第三阶段)。而在这次机构改革前,有两个因素在后一段的党史研究工作中留下了烙印。一是发生“六四”动乱之前中央主要负责人错误思想的影响。中央主要负责人所持的“什么是社会主义谁能说得清”的错误思想,导致否定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直至酿成反革命暴乱。这种错误思潮影响所至,受到冲击最大的工作之一,当属党史工作。这种思潮是冷落与否定共产党,党史工作无疑要更被冷落与否定。在这种思潮影响下,自然是无视党的历史,对党的历史采取虚无主义态度。二是在机构改革中关于党史工作机构设置与职能定位上作为在中共党史工作上负总责的中央党史部门为中央当好参谋上不够自觉,以至机构改革后中央党史机构的设立与职能定位上没有很好地反映党史工作内在的规律性要求,从而使机构改革后的党史工作,从工作的总体成效水平上,没有能够随着党领导的改革开放事业的蓬勃发展而上升到一个更高境界,落后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而在总体上跌入一个低谷期。
    在1993年的机构改革中,中央党史工作机构只保留了党史研究室,撤销了征委会。党史研究室是一个只承担中共党史本子写作的事业单位,在职能定位上不具有对全国地方党史工作的系统管理与指导职能。自此之后,作为中央唯一直属党史工作机构的中央党史研究室,只埋头于自己本子的编写,没有也不能对地方党史工作进行指导督促和检查。由于各级地方党史机构与中央党史工作机构由原来的系统领导关系变成了互不负责的关系,地方各级党史工作失去了过去有力的系统领导,因而在各级地方机构改革中各级地方党史机构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冷落,许多地市、县区取消、撤并了党史机构,造成人力、物力、财力、党史资料的极大浪费,并且在许多年内难以恢复。1993年机构改革时,党史工作中即使民主革命时期的资料征集与研究工作都还远远没有结束,在这种情况下取消、撤并党史工作机构是极不适当的,在政治上是一种严重的近视病。这一失误造成的困难至今仍难以克服。
    1993年机构改革后,就全国而言,党史工作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党的事业的需要。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党史工作都是党的事业的一部分,是党的一项重要的思想工作和理论工作,是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客观需要决定了党史工作的生命力,即不管体制上有多大缺陷,党史工作的生命力还是顽强地表现了出来。二是来自于大多数党史工作者对党的事业的忠诚,来自于他们对党史工作意义的认识,来自于他们高度的自觉性和责任心。山东出现的陈占玉同志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他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自己垫上钱,骑着自行车开展党史工作。山东许多县市的党史机构是在党史工作者坚强的努力下才得以恢复和保留的(这两者又从一个侧面回答了党史工作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三是一些上一级的地方党史部门还是不同程度地加强了系统领导。全国的党史工作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这一客观存在的规律性要求完全违背了是行不通的。事实上,上一级党史工作如果离开下一级的党史工作就无法开展。因此,尽管在机构改革后党史工作体制存在严重缺陷,党史工作的系统领导得不到体制上的保障,但许多地方党史部门还是不同程度地以不同方式加强了系统领导。如山东省党史研究室近些年来在恢复部分地市和县(市区)的党史机构中就发挥了积极作用,因而许多地方投有党史机构的情况有了部分的改变。
    我们党已有80多年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从诞生那天起,就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党带领人民经过28年的艰苦奋战,夺取了全国政权,从建国到现在又经过了53年。中国在这80多年中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从80多年前任人宰割的殖民地,到今天已成为世界发展的主流成员,任何世界性问题的解决离开中国的参与都是不可能的。中国正以自己特有的现代的文化和文明、特有的速度成为世界上最充满生机的地方,成为全球瞩目的一大亮点。
    在这走过的80多年中,我们党先后蕴育了三代成功的领导集体。在这三代领导集体带领下,我们党由过去的辉煌走人今天的辉煌。在这80多年中,我们党的实践形成了三大高峰,一个是民主革命的高峰,一个是改革开放和开创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高峰,一个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和进入21世纪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峰。与此相连,在这80多年中,我们党在理论创新上也出现了三大高峰,这就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思想。
    我们党走过的80多年的光辉历程,是伴随着党不断回顾总结自己的历史经验走过来的。我们党80多年的历史中,集中地认真地回顾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有三次(或者说从党史工作的角度,党的历史研究有过三次成功的实践)。一是从1937年中央成立“红军历史征编委虽会”直到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作出第一个历史决议这一时期在全党范围内开展的研究总结党的历史的工作。二是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1年全党范围内对建国以后党的历史的研究总结和延续至以后的党史研究工作。三是自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诞生后,江泽民同志对党史工作的高度重视和系统的理论阐发。如果对党的历史上三次成功的党史工作作一比较,则前两次都是在党遭受过严重挫折之后着重于总结教训、澄清思想、统一认识,而后一次则是重视党80年的历史财富,立足于建设21世纪的先进政党和有中国特色的先进文化,着眼于党的历史及其经验的理论价值、教育作用和文化职能。这种变化标志着党的建设、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标志着党的建设与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更高的阶段。
    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关于党史工作的一系列重要论述,是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取得巨大成就并且继续稳步健康发展的基础上,面对新世纪经济全球化的巨大机遇和挑战,着眼于建设高度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文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提出来的。在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领导下的第三次党史工作高潮以2001年江泽民“七一”讲话、江泽民主持中央常委会讨论审定<中国共产党简史》和全国党史主任会议为标志。党关于新的历史时期党史工作的精神体现于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思想,体现于江泽民同志关于党史工作的一系列论述,也体现于今年全国党史主任会议上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中。全国党史主任会议上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党史工作的讲话,标志着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在党史工作方面从基本理论到具体实践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会议的主要文件和主要精神,给予了我们许多深刻而又重要的启发。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是一项开放的事业,我们的党是一个开放的党,作为反映我们党的历史的党史工作也应当是一项开放的事业,应当以开放的思维来指导和从事党史工作,这为我们开展党史工作开辟7一个新境界。这是站在新世纪的起跑线上,我们认真领会江泽民同志和中央关于党史工作一系列指示精神所获得的第一个重要启示。我们党的事业充满着生机和活力,我们的党史工作也应当充满着生机和活力,我们党的事业处于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中,充满着战斗性,我们的党史工作也应当有着很强的战斗性。党史工作不应当是纯粹的书斋式的、封闭的、远离和脱离现实的、缺乏活力与战斗力的。党史工作应当是我们党的一个始终处在思想和理论斗争前沿的、充满活力的战斗阵地。我们应当在这样的高度上来审视、思考、规划、提升、部署我们的党史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赋予党史工作以新的品质,我们才能紧紧跟上党的前进步伐,才能不辜负党中央赋予党史工作的深切的期待与希望。
    当我们党走过80多年的历程,站在新世纪起点的时候,我们党面临的世界已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急剧变化和发展着的世界对于我们民族既充满希望又面临着挑战。中国成为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成功范例,在给世界许多人民以希望的同时,也引起世界敌对势力的极端敌视,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力图从各方面搞垮我们党,搞垮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和我们党的历史都说明,社会主义事业能不能成功,关键在党。我们党在领导现代化建设中并不是没有教训。当20世纪so年代末的“六四”动乱发生后,邓小平同志就向全党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惊呼“我们这个党不抓不行了!”当我们党带领全国人民胜利实现第一、第二步战略目标,胜利跨进21世纪的时候,我们又面对日益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和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我们党能否领导人民顺利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成为一个空前严峻的课题摆在全党面前。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在邓小平理论成功地解决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课题的情况下,江泽民同志提出了“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科学地解答了在新的形势下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一新的历史课题。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思想,是对我党80多年历史的深刻思考和总结。一个党今天的发展是他的昨天的继续,一个党健康地向前发展离不开对自己历史的深刻思考。党80多年的奋斗历程,永远是党不蝎的智慧源泉。一个成熟的党是对自己的历史持郑重态度的党,一个成熟的党是一个善于学习历史知识、善于总结历史经验、充满历史智慧的党。因此,党重视自己历史的研究和总结就是理所当然的。
    今天,我们党已经由80多年前几十人的小党发展为拥有6600万党员的大党,由80多年前的一棵小树成长为今天的参天大树,这种条件的变化,向我们提出了提高治党水平的严峻课题。在新的形势新的条件下搞好党的建设,探索党的建设的科学规律,实现科学治党,是时代提出的任务。我们不仅要总结好自己的历史,而且要从世界各国政党的兴衰成败中找出执政党建设的规律,以服务于我们党的事业。这与过去党的建设的起点与立足点有了很大的不同。正是在这个历史任务的基础上,党史工作必然成为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个成熟的政党,应该有自己的史籍工作,应该有自己的辑史部门,进一步说一个成熟的政党,应该有它成熟的史籍工作与辑史事业。党的史籍工作与辑史机构的建立,不仅标志着党的组织和事业的发展,也标志着我们的治党工作日益走向正规化、现代化和科学化。党史工作是实现科学治党的一个重要方面,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党史工作与党史机构,要伴随我们党的整个历史。在这一点上,与我们过去理解的党史工作主要是完成党史正本的写作相比,显然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应当在这样一个基础来理解党史工作,理解党史工作的使命,理解党史工作的现在和未来。
    党史工作及其成果是江泽民提出的我们正在着力建设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党的思想建设与理论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重要的意识形态部门,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基础和根源,是加强党的建设、实现科学治党、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必须进一步强化党史工作,使其在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实现我们国家长治久安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版权所有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  我们的位置  您好: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