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陕西日报:育得金种慰苍生

作者:         发布日期:2012-10-08     浏览次数:

     

《陕西日报》2012年10月08日

——记2012年度陕西省科学技术最高成就奖获奖者、陕西省小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王辉

   王辉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小麦长势。

  有一种信念,亘古不变。有一种坚守,历久弥新。50年前为了一句“学农业科技,让乡亲们不再饿肚子”的誓言,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始终扎根在中国北方广袤的大地,执著守望着自己痴迷的麦田,不离不弃。50年后的今天,从八百关中到黄淮平原,中国北方大地上滚滚翻腾的麦浪都是他谱写的一曲曲赞歌。

  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这是著名小麦育种专家、2012年度陕西省科学技术最高成就奖获奖者王辉和他的麦田情愫,在他的育种追求中,他重振了30年来陕西小麦育种的科研优势。

一种坚守成就一生探索

  2011年5月的一个中午,中原河南驻马店,太阳火辣辣地射在金灿灿的麦田,王辉的身影一如往日穿梭其中,麦田里的小麦已纷纷扬花,此时正是育种工作最为忙碌的时节。每年的这个时节,王辉都会准时地出现在他的试验田里。

  从事小麦育种近50年,王辉已年近古稀,像年轻时那样,他头戴一顶草帽,在试验田里熟练地做着杂交工作。就在他弯腰准备去除田间的一个杂株时,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麦田里。同他一起劳作的同事吓了一大跳,扶他起来就要送医院,结果他醒来连说没事,坐在田埂上,歇了一会儿,又继续扎进密密麻麻的麦田。

  这已不是王辉第一次晕倒。原本血糖偏高的他,医生反复告诫不要长时间蹲在地上,但是,钻进冬暖夏凉的实验室,他怎么也不安心。小麦育种必须深入田间地头,一天不看见自己的麦子,他就心里不踏实。早在2009年春,他在扶风县原种繁殖基地查看小麦越冬后的长势时,就因长时间蹲在地上晕倒过一次。

  育种就是他的乐趣,小麦就是他的生命。“王教授反复叮嘱我们,千万不能把晕倒的事告诉他的家人。”王辉的同事告诉记者,他的老伴至今都不知道,他害怕家里人知道了会阻挠,而这是王辉最大的痛苦。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农科院的”,这是社会对农业科技工作者的戏谑。由于经年累月的大田劳作和东奔西跑,王辉皮肤黝黑,身材粗壮,虽为教授,却没有教授的书卷气,反而更接近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中老农。

  可就是这样一个质朴的“老农”,在中国的小麦育种界,在农民眼中,可亲可敬——他培育了许多优质小麦品种,有蓬勃成长的团队,创造了显著的社会效益。但熟悉并了解王辉的人都知道,今天的这一切是他在岁月的洗礼中,怀揣一个痴情的梦想,从一个“光杆司令”真刀实枪打拼下来的。

  1943年出生在杨凌李台乡五星西魏店的王辉,在青年时期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没粮吃、饿肚皮的景象和感受深深地烙在王辉心里,“学农业科技,不再让乡亲们饿肚皮”这个单纯美好的愿望影响并支撑了王辉的一生。为了这一句话,王辉付出了自己的一辈子和全部感情。

  高中毕业填报大学志愿时,王辉毫不犹豫地在第一志愿中填上了西北农学院农学系,并如愿以偿地被录取。1968年,王辉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去部队锻炼,后来分配到眉县农场。1973年回校,很幸运地被分配在大名鼎鼎的赵洪璋院士麾下作助手。在我国一代小麦育种大师赵洪璋的指导下,王辉像一颗倔强坚韧的麦子,生根发芽、分蘖吐穗,很快就成为赵洪璋的得力助手。

  1987年,王辉被抽调到育种教研组搞教学,兼职科研工作,教研相辅,配合教学实习和农业生产工作,他一个人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在教学标本区的两亩试验地里搞起了育种研究。

  开始育种时,王辉没经费、没设备、没人手,整个一“光杆司令”,常规育种所需的经费和设备也比较少。他常常从自己的工资里抠出钱来买试验用品,设备通常从家里顺手牵羊,或从亲戚那儿借。人手不够,常常是老婆、孩子、亲戚齐上阵。这里就是王辉的“战场”,他常说,人在,阵地就不能丢。

  从每年九月初的整地、施肥、划行、分区及布置试验;十月份的播种;冬春季的田间观察记载、抗病鉴定及大田管理;初夏的授粉杂交、选择材料;盛夏的分类收获、晾晒;七月份的室内考种、室内选择和试验总结;八月份的试验安排;再回到九月份的整地,一年光景就在这忙忙碌碌、辛辛苦苦中飞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对一个农民来说,种两亩小麦,秋播夏收,虽然忙碌劳累,但还有个农闲休息时间。可对王辉这个“光杆司令”来说,他的工作强度和辛苦程度远比农民要大得多,个中酸楚,只有自己知道,却也无暇体味。

  早出晚归是王辉工作的常态。在杂交、收获和晾晒时节,由于抢时间,王辉中午基本不回家,午饭由家人送到地里,有时出门时就自备干粮,随身带上。工作的忙碌,使王辉由最初的顾不上吃早饭养成了现在不吃早饭的习惯。

  收获季节,晾晒麦种很麻烦,数千份育种材料、数十个新选系和多个新品系,晒成许多个小摊摊,千万不能混杂了,否则,一年的心血就白费了。每年在这个高温时节,师生们总是会看到王辉拿个凉草席,睡在晒麦场上,亲自守护着自己辛苦一年的宝贝。
有一次,上小学的大女儿来热心帮忙,不小心把几个品系的种子混在一起,王辉心痛极了,狠狠地把女儿骂了一通,愤怒地把女儿赶回了家。

  每年的“五一”、“十一”,王辉都是在大田的忙碌中度过的。“五一”做杂交,“十一”播种。即使是寒暑假,作为一名高校教师,他也没享受过。当别的老师享受暑期的闲暇时,王辉正在他的实验室里考种、做实验;寒假的时候,他又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关中麦区。

  种子就是自己的生命,种子就是来年老百姓的丰收富裕,王辉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小麦育种。尽管老家离学校仅两三公里路,但他也很少照顾到家人。倒是年过八旬的老父亲想念儿子,拄个拐杖,颤颤巍巍地到学校来看他。妻子和女儿只有在他工作的地方一边帮他干活,一边才能享受天伦。和王辉结婚40多年的马桂霞,给王辉打了一辈子的下手,什么“扬花”、“授粉”、“杂交”、“接病”、“千粒重”、“穗粒数”等等小麦育种上的专业术语,在这个初中数学老师的口中却是如数家珍。由最初觉得王辉一个人没日没夜干太辛苦,而拉上全家帮忙,到现在成为王辉最得力和最主要帮手,妻子马桂霞也把自己的一生都搭给了小麦育种,却从没享受过一次和老公散步的浪漫。

  童年时代和少女时代都围绕在小麦周而复始的生长周期中度过的几个女儿,对父亲王辉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你们是我的娃,小麦也是我的娃。”可小麦从播种到收获都得到了父亲最精心的照顾,她们却没有得到。

  在不同人的眼里,王辉有着不同的形象。在老婆眼里,整天泡在地里,不按时吃喝的王辉就像是一头倔强的“骆驼”;在女儿们的心中,父亲对小麦育种就是“一根筋”;在学生眼中,王老师敬业、认真、厚道,符合一个中国知识分子所具备的美德。

  小麦育种,所有在常人看来的艰难困苦,王辉却怡然自乐,陶醉其中。“选出品种,干出名堂”,扎实的目标、勤奋的工作,朴实的作风,严谨的态度,伴随和支撑着王辉数十年如一日地躬耕在小麦育种事业上。

  育种工作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常规育种,顺利的话出一个品种也得经过漫长的8年时间。在这条漫长艰辛的探索道路上,一部分人失败了,放弃了;一部分人坚持过,却知难而退。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颗粒无收。王辉也面临过痛苦的失败,他把失败的苦果咽在肚子里,自己慢慢消化。却踩在失败的台阶上继续前行。“守得云开见月明”,1991年,他的第一个小麦品种“西农84G6”诞生。

  此后,王辉“芝麻开花节节高”,“西农1376”、“西农2611”、“西农2208”、“西农979”、“西农9718”、“西农9871”、“西农9872”等一个个小麦品种相继诞生。他培育的这些小麦品种,还因为品种均具有早熟、抗病、抗倒伏、高产、优质的特点,深受广大农民的喜爱而争相种植,并频获陕西省科技进步奖。

  据不完全统计,“84G6”种植面积为500多万亩、“1376”为900多万亩、“2611”为800多万亩、“2208”为600多万亩、而正在加速推广的“西农979”已达四千多万亩。

  通过普通的常规育种,王辉在近50年的时间里,审定了9个品种,这些骄人的数字,既是对王辉痴迷育种的回报和肯定,也是王辉圆梦和奉献社会的具体体现。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

  这是河南金粒种业有限公司前些年写给时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孙武学的一封信,信中写到:“学校选育的西农979在黄淮麦区实际种植面积已经发展到1000多万亩,成为河南省三大小麦品种之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西农979成为同期审定小麦品种推广速度最快的典范。”

  陕西省政府2012年科技奖励公报上,在王辉获得全省科技最高成就奖的介绍中,有这样一段评语——王辉主持选育了9个小麦新品种,这些品种的推广应用显著提升了陕西省和黄淮麦区小麦生产水平。特别是西农979小麦新品种的选育,实现了优质与高产、冬性与早熟、多抗与广适的良好结合,被农业部推荐为国家优质小麦主推品种,是继小偃6号之后30年来重振陕西小麦育种科研优势的品种,该品种已经成为陕西关中和黄淮麦区的主栽品种。

  从选育到审定,从品种到良种,从科研到生产,这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是一条很漫长的路。育出一个好品种本来就很难,更难的是如何把一个好品种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当1991年第一个品种“84G6”诞生后,王辉背起了自己的种子,挤汽车赶火车,西走宝鸡,东到渭南,横贯八百里秦川,找当地的种子站、种子公司介绍自己的麦种。

  一个炎热的夏天中午,在某农业大县县城,县政府农业局门口,一个脸色黝黑、神情疲惫的人不断地向四周张望,在经过一个上午焦急辛苦地等待后,终于在下午刚上班时见到了该县农业局局长,然而见面后得到的答复更是让这位等待者希望完全破灭——“不合作、不接受。”这样的字眼深深刺痛了这位守望者,他就是王辉。他深知,好的种子不和土地结合,就失去了自身的价值。

  长年以来,在科技系统,大奖一获,束之高阁。许多科研成果研究出来,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应用,一直以来是科学研究领域存在的难题之一。在农科领域,科技成果到农户手中这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一直成为科研之殇,社会之痛。

  2004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对美国大学科技推广模式进行了专题调研和比较分析及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在国内率先提出了“建立政府推动下以大学为依托基层农技力量为骨干的农业科技推广新模式”,得到了国家财政部、教育部、科技部、农业部以及陕西省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财政部设立专项给予支持。

  围绕区域优势主导产业,学校在省内外建立了试验示范站14个、示范基地59个、专家大院24个,科技示范和培训工作深入开展,在区域主导产业发展中的示范引领作用日趋凸显,科技成果推广创造直接经济效益190多亿元。

  大学推广新模式的出台,让王辉感觉到小麦育种迎来了真正的春天。有了学校的坚强后盾,良种推广对他来说不再是难题。王辉铺开了心中的事业版图:让优质、高产、早熟、多抗、广适的小麦品种,走出关中,走出陕西,挺进中原,覆盖黄淮,在小麦主产区发挥应有的作用。

  小麦是我国第二大粮食作物,是北方第一大粮食作物,而黄淮麦区是我国最大的小麦主产区,选育出适宜这一地区的单产水平高、品质优的品种,就能为国家的粮食安全提供保障。“西农979”,1987年开始组合配置,1997年完成组合配置,2005年经过一路过关斩将最终通过国审。而这一小麦品种也无可争议地成为王辉拓展他良种事业版图的首选品种。

  和开展科研一样的大胆创新,通过考察,王辉决定将“西农979”陕西区域种子生产经营权授予公司运营,这一决定也使得王辉成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作物良种科技成果转化市场推广的第一人。

  良种一旦被推广,就会用它那无可争辩的辉煌唱响丰收之歌。2007年,陕西兴平来祁寨村村民示范种植的近千亩“西农979”被陕西西瑞面粉集团全部收购,拉开了陕西首个优质小麦品种产业化的大幕,售价高于市场普通小麦5%的价格。

  在学校的支持下,“育种专家+种业集团”的推广模式,让良种真正进入了市场,走入了生产领域。此后,陕西其他小麦品种也纷纷仿效这一模式,走出了关中,走入了黄淮。

  在育种领域,有很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矛盾,早熟与高产、早熟与优质等等,这些性状如何实现结合,是培育优质品种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王辉结合自身多年的经验,确定了普通小麦品种生态型分类指标,建立了普通小麦生态型分类体系,确定了小麦生育期变异的原因和规律,提出了北部地区春播小麦适宜且可利用的品种生态类型等,对丰富和充实小麦生态理论与应用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主持创制的“常规优化育种法”是选育综合性状优良的突破性小麦新品种的高效育种技术新体系。该体系的应用实现了小麦多个负相关优良性状的良好结合,对陕西省及全国小麦育种科研起到了显著的推动作用。

  在这种理论体系支撑下,具有抗病、抗寒、抗倒、早熟、优质强筋高产的“西农979”小麦新品种一经问世就一鸣惊人。不仅结束了陕西面粉加工企业完全依赖外省调进优质强筋小麦的历史,使陕西省“西农979”订单农业真正优质优价进入实施阶段,同时开创了小麦良种推广的崭新模式。抢种979从关中风靡到黄淮,“西农979,谁种谁富有”,成为农民的口头禅。

  毗邻的河南省是我国农业重地,河南金粒种业有限公司2004年在陕西观摩小麦的时候,一下就瞅上了王辉教授979,他们迅速攀谈上“这枝红花”,成为省外代理商。在该企业的推动下,2005年,“西农979”落户素有“中原粮仓”之美誉的河南驻马店,迅速进入生产领域。

  2006年驻马店全市种植面积52万亩,平均亩产910斤。2007年全市种植面积105万亩,平均亩产高达1035斤,实现了百万亩以上优质强筋小麦平均单产过千斤的历史性突破,较当年全市平均亩产高出193斤。2008年全市种植面积220多万亩,上升为全市第2大品种

  2009年种植面积280多万亩,成为全市第一大品种。2005年以来,该市累计种植“西农979”面积660万亩以上,增收小麦7亿斤以上,按每斤0.9元计,折合人民币6.3亿元以上。

  驻马店市西平县专探乡水泉汪村有3200口人,平均每人一亩多地,从2006年开始种植“西农979”,亩产一直稳定在1000斤以上,平均每年增收60多万元。该村党支部书记李纪平说:“以前最高记录也就800多斤,西农979的优质高产高出其它品种一大截,我们现在就认王辉教授的‘西农979’。”

  直接增产增效的同时,以“西农979”为代表的优质小麦的大面积种植,还强力推动了驻马店市农业产业化进程,一大批技术含量高、产业链条长、带动能力强的粮食精深加工项目纷纷落户驻马店,大大提高了该地区粮食产业的综合效益。“康师傅”方便面便采用“西农979”作为面粉首选。

  说起“西农979”,不光农民说好,就是与小麦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驻马店市农科所研究员张自亮也忍不住称赞:“这个品种将很多看似难以协调的优良特性集于一身,实现了半冬耐寒及早熟相结合,高产稳产与优质强筋相结合,多抗与广适相结合,外观商品性良好与内在品质优秀稳定相结合,是一个优势突出的优质强筋小麦新品种。”

  今年全国气候异常,河南这个小麦种植大省遭遇了罕见的低温天气,并出现了赤霉病,对小麦生产影响很大。然而面对低温、赤霉病等的威胁,“西农979”表现出了其突出的抗性,小麦依然取得了大丰收,有些地区亩产甚至达1200斤。河南很多种植“西农979”的麦区农民高兴地称它为“冻不死的979!”

  “西农979”的优势表现,使其一跃而成为河南省第三大小麦种植品种,实际种植面积累计已超过四千万亩,覆盖陕西关中、河南、皖北、苏北、鲁西南等黄淮麦区,仅河南省年推广种植面积就超过600万亩。

  面对显著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王辉感到很欣慰,他觉得自己这个农民的后代从当初简单的学农、不饿肚皮的朴素愿望,从而走上一辈子搞小麦育种的道路,不就是想搞出一批既高产又优质的品种,让其发挥应有的生产作用吗。搞了一辈子小麦育种,出了这么多成果,快步入古稀之年的王辉,还没能卸下肩上的担子,“育种团队还需再扶持,‘979’的潜力还有空间,新的育种设想还未实现,再干干吧。”他告诉记者,育种是一条永远没有终点的事业,因为现在的种植条件更新换代太快,一个新品种的生命周期往往也就是5-8年,所以作为一个育种工作者,没有时间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具有70年小麦育种的历史上,先后涌现出开创了新中国小麦育种历史、培育出“碧蚂1号”小麦良种的赵洪璋,培育出“小偃6号”、在黄淮麦区推广超过亿亩、得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李振声。如今王辉接过他们的接力棒,重振了30年来陕西小麦育种的科研优势。一座座科学丰碑在这里拔地而起,见证着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薪火传承的科学精神。诚如王辉所言,育种事业是一个没有终点的事业。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王辉仍然坚定地走在小麦育种的道路上,育得金种慰苍生,他还有梦想,还在追求。

版权所有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  我们的位置  您好:您是第  位访客